第1117章(1 / 2)

墨君奕微微颔首,“嗯。”

说完他转身回了自己营帐。

云一知道墨君奕一夜未眠,这会儿并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嘱咐一旁的云三去安排,不让人去打扰墨君奕休息。

……

此时京城中的安雪棠正悠闲的坐在院子里,教凤鸣如何做手术开刀,且该如何缝合伤口。

她讲着讲着,突然就感觉到心口一阵闷痛,她赶紧站了起来。

凤鸣皱起眉头,“阿棠,你怎么了?”

安雪棠摸了摸心口,“突然有点不舒服。”

说完她和凤鸣下意识的对视一眼,两人都猜出来了,极有可能是她体内的蛊虫在作怪。

凤鸣表情瞬间凝重起来,他拉过安雪棠的手,给她把脉。

有那么一瞬间他捕捉到了她体内蛊虫的动静,可很快就又消失,从脉象上看,她体内的蛊虫还是休眠状态。

可那瞬间的躁动足以说明,白枫他们一定是在试图唤醒这情人蛊。

想到这,凤鸣和安雪棠两人的表情都很不好。

安雪棠想了想,“兄长,若是这蛊虫被唤醒,你定要帮我开刀。”

凤鸣双手握拳,“为兄目前还不敢,我不能拿你性命开玩笑,那可是脑袋,出了任何差错,为兄都承受不住。”

安雪棠笑了笑,“兄长你想什么呢?就算你医术高超,也擅长开刀,我也不放心让你在我脑袋上开刀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凤鸣眯起眼,“所以阿棠你是何意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